妖酒牌药酒

俗气笑话

不过是深夜铜仁女被饿到产粮的结果罢了()lof大发慈悲求你了

以及是气氛组cp向的那啥文,不喜欢可以走了

总而言之就是很开心呜呜呜

顺带解释一下这个是亲友画给我的生贺呜呜呜呜

最后一p是另外一位亲友画的呜呜呜呜呜呜呜qwq

我永远喜欢她俩(因为她俩没有LOF账号就没法at呃呜)



[茄花除夕接龙] 你好像有丶不对劲

上一棒:@墨三千。 

下一棒:@是垃圾墨瑾 

先祝两位老师友谊长存,还有各位茄花人新年快乐hhh

非现实向有大量私设,现可透露的只有茄茄是杀手,绫是花老师女友(?)玩梗颇多。

不是ntr不是ntr,我是可是纯爱啊!

好了不废话了,一下正片



“绫……我找到你了。”

梦境在这一刻戛然而止,伴随着舒缓闹铃的停止,清晨的阳光透过厚窗帘​布缝隙进入了漆黑的房间。

太阳光撕破了冬季暗沉的长夜,滚滚的日轮散发着的热量使黑夜的寂静沸腾,​照亮了无数灰尘颗粒,城市这座钢铁机器开始运转。嘈杂的喧闹声,早高峰,电子屏幕散发的光早已混淆了现代都市的夜与白昼。

那是属于多数人的清晨,烦躁而又无力。更何况今日还是星期一,今天的城市仿佛比前几日的人们眼中更加灰暗。

8:00a.m.

​回到起初的房间,深蓝头发男人似乎没理会那闹铃,睁眼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时间后又倒头大睡了过去。床头柜上的照片貌似是他与父母的合照。除去主体物,背景里的大宅院隐隐约约透露出富贵的气息。再加上宽阔的卧室和精致的室内装修,这更让人肯定了,这位拥有非主流发色的男人大概是个富二代。他不需要为生活苦苦奔波。

闭上眼后花少北​感受着黑暗,渐渐的觉着有些索然无味,在床上像蛆一样扭动了几遍后才起了身。深吸一口气,将双手举起捏成拳身体绷直,憋住气个几秒后放松,花少北很快的就爬上了新的一天的第一个精神之山的巅峰。

爽爆了。

花少北睁着双迷蒙小眼睛心里感叹了句。砸吧砸吧干苦的嘴后思索了刚刚戛然而止的梦。然后眉头紧锁,呸呸呸了几句又轻轻掌掴了自己几下。

“我怎么梦到这么个事啊……明明只是……”模糊不清的话语变得小声后接下来便是一连串的沉默,看着花少北那无神的双眼便知估计是走神了。“真晦气明明绫还好好的啊……”

说完后,花少北慢慢吞吞的起身下床,去刷牙洗漱打理好自己,将身上套着的睡衣换成了件轻薄款的长袖白衬衫,下头还是沙滩裤。

出来浴室,瞟了眼被窗帘紧锁的落地窗,走向落地窗前,望向了楼外的景色。

楼对面是大大小小的建筑群,中有高塔耸立,也有河流奔涌,燕雀自低空飞过,更高的空中飞过的却不是鸿鹄而是飞机。光明照耀着土地,在地底形成影子。

花少北想着要不出去阳台站会,转念一想,又觉得这光太过刺眼而抬脚离去。

“我喜欢太阳的味道……那味道残留在被子里,一盖上被子就觉着暖和!”

脑海里不知怎的就突然冒出这句话,花少北离开的脚步顿了顿,缓慢的转向了落地窗,拉开窗帘,推开落地窗,赤脚踏上冰凉到让人清醒的瓷砖,光经过角膜,将虹膜的深蓝色照亮,像发光的宝石。

“今早还真不错啊……”

花少北将双手折叠放在到胸前的大理石砖上,随意扫看着太阳,高楼,小区里的绿化,听着低沉稀碎的车声,细微的警笛声,清脆的鸟鸣声,摩托车引擎发动的声音。他低头,却发现底下路道的垃圾桶旁躺着一个男人,身上还貌似带着血迹。

Cao(化学式),这t.m. d.该不会是昨晚喝多了吧这位大哥。

花少北皱着眉头想,然后出于一个坚持贯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好公民的直觉,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报警来帮助这位大概是流浪汉的男人……才怪,他把这位身份不明的男人搬回了自己的家还给他处理了伤口。

至于原因,花少北懒的想了,可能是自己橙光玩多了。

给不明身份的男人清理好看起来血很多,其实不算很严重的伤口后,花少北发现了藏在衣服口袋里的折叠式小刀,上头还带着新鲜的血液,还有一把手枪,枪里没有一发子弹,估计是经历了一场苦战。湿润的衣服上还脏兮兮的,蹭到了泥土灰尘和些小草屑与苔藓,昨夜的雨的味道格外突出。

该不会被黑帮盯上了吧……不对劲。

花少北这样想,眯着眼沉默着收起了刀和枪,把比自己矮点却比自己还重的男人给搬上了自己床,还贴心盖上了被子。

做完这一切后,花少北走出卧室大叹一口气,被自己这一波举动给感动到了,于是高高兴兴的去下了厨。

培根的烟熏肉香和鸡蛋与高温锅面碰撞时发出发滋滋声,是早晨最治愈人心的声音之一。配上上好的冰·可乐和烤好的两块吐司面包,花少北完成了今天的早餐。

美滋滋。

然后他打了个电话,大概是打给朋友的。然后又看了会视频,轻轻笑了几声。之后又打开聊天软件,跟朋友探讨了下刚刚看过的视频,期间笑意越深,从餐桌走向了客厅沙发后又躺下。聊了没多久后又打开了视频网站,去看自己正在追的番剧。

一个词形容,悠闲。

不过,谁叫他有钱嘛。有钱就是了不起吗?对不起,有钱就是任性。

正当花少北看番剧时,此时卧室的门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吱咔——”

此时的花少北眨了眨因看番剧而干涩的眼睛,右手拿手机换成了左手拿手机,将右手放松伸向身后拉伸。全然不知危险正悄然逼近。

门又发出了一声声响,门后的男人心脏咚咚跳个不停,手里紧握着个刚从房间里搜寻来的棒球棒。他刚想打开门打算放手一搏时却听到了花少北的声音。

“诶——,那个宿醉的男的,你起来啦?会做饭不?会的话厨房里有菜啊自个拿,不会你跟我说我给你点外卖嗷。”

老番茄心想,不如就坡下驴,反正自己也挺饿的,看这个男人现在看来应该没什么坏心思,就应了声好。然后把棒球棒放回原位,乖乖的出来了卧室,然后猛的看见了站在门外微笑的花少北。

“嗨,你好啊。”

花少北笑着,漂亮的脸蛋上弯起的深蓝色的眼睛和上扬的嘴角弧度里传递着友好的信号,背起的双手还因为打招呼而摇摆起来。这一切都让老番茄原本打开时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下来,于是他也微笑着说“嗨,你好。”

然后花少北便笑着问他要点外卖还是什么,边拉着他的手,拉着他去餐桌旁。老番茄愣住了,他的脑袋开始有些不清醒,他好像真的宿醉般晕乎乎的,迷迷蒙蒙的就跟着去了。

这家伙,是下蛊了吗……

老番茄心想,边被花少北摁着坐下了凳子,看着他递来的刚从水壶里倒出的热水,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

这人,真奇怪啊。

老番茄这样想着默默的注视着坐在他对面在喝可乐的花少北。刚想发问,就被打断了。

“去洗个澡吧?我看你身高和我没差多少,我衣柜你刚刚也看见了,挑几件喜欢的换了吧。”花少北挑了挑眉,用左手扯了扯自己的衣领,示意老番茄最好去洗个澡。

老番茄又沉默了下来,未说出的话像鱼刺般卡在喉咙里,善意与他刚刚的恶意,让他觉得有些愧疚,但表现出来的只是一声嗯字和谢谢。虽然刚刚所经历的事情带来的冷汗和恐惧还仍在老番茄的身上。

花少北摆摆手说句没事然后又爬回了沙发上刷手机,老番茄也进了浴室。

“嗯对了我会自己做饭,所以不用点外卖了先生,真是麻烦您了。”

“啊,没事,快洗吧,憋废话了。”

“好,好。”

过一会儿,浴室里水声渐起,交着游戏音效倒有几分和谐的意味。花少北乐着,转瞬间他又拿下了几个人头。

冷风交缠着光进入客厅,惹得花少北往沙发里缩了缩,而后又起身打算将窗子帘布关上,走到窗前又顿了顿,看着明亮的景色,明眸微弯,勾唇一笑,踮着脚尖行走于冰冷的地板上回到留有余温的沙发上。风吹起了他的发梢衣角,光打在他的背上给他的轮廓镀了层金边,留地板一层黑影。

而只是光无声着,注视着一切,包容着一切。

我就是,想看,飞机耳(确信)

(虽然是茄花但茄哥只出了个手x)

小短诗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那是红色的鹿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那是粉色的蜘蛛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那是陷阱

甜美的陷阱

那是粉色的蜘蛛织的网​

粉红蜘蛛是那诱饵

是那猎手

他想那只鹿上钩

但那只鹿并不领情

因为什么因为什么

因为鹿讨厌蜘蛛!

讨厌黏糊糊!

可是他早已进网了​

可是他早已与蜘蛛是

独一无二的恋人了

是这样吗是这样吗

算了我还是别问了

我只是一块在漂亮蛛网下的

骨头而已​

都是些废话

1.什么时候自己写东西成自娱自乐了,写了都不敢发,虽然发了跟没发一样(烟)

2.为什么为什么all的会出现在单向cp里(流泪猫猫头)纯爱战士哭了

3.为什么一个角色左位和右位性格完全不一样啊,明明是同样的人啊,难不成左位和右位只是把某个角色中攻气/受气的点放大这样吗?(疑惑)

4.all可以,但是为了all h情节就要弱化(我想这个很好理解吧)其中的右位就难免让人觉得在看多人本子了呢

5.今天终于做了回杠精,很开心(?)


今日吃虾有感

今天吃了清蒸虾我很高兴,看着那些活蹦乱跳的虾在热水汽下一个个仿佛变成了身着橙红寿衣的人,我心里感到很高兴,但又觉得那些虾配不上那橙红色的寿衣。

茄花文梗堆(有俩小刀)

1.

越喜欢于是占有欲越强,你是我的我也同样是你的,但你我都知道我们必须在阳光下守住那条底线,给对方自由,即使我们都清楚我们在相望时那份难以掩藏的黑暗欲望。——《谁是内鬼》下.有感

2.

花少北眯着眼将唇递了上去,却只见那人紧锁着眉头躲避的模样,眉眼间仅存的温情瞬间散去。

“你为什么不肯吻我。”​

老番茄推开了花少北,冷着声没有一丝感情说“我们不能回到从前了。”

3.​

花少北叼着长长的烟枪​,自高楼的窗户上望下去如傲慢的神祗,脸上百无聊赖的样子。身上宽松的华服自肩头滑落露出了左肩背上黑色玫瑰刺青和一夜欢好后的痕迹。这时,老番茄的慵懒声音突然自背后传来吓了花少北一跳​。

“昨晚如何?”

“还不错。”

4.

花少北的眼神空洞且无助,看着眼前心上人的尸体,静默地流下了泪,然后在死寂一片残桓断壁中哭嚎了出来。他原急切的用污脏的双手想要捧住心上人那仍温热的脸颊,但看到自己的双手时又猛的往回一收,满是尘埃夹着血的双手不停的往身上干净的地方擦去,直至身上唯一算得上干净的地方时双手的时候才小心翼翼的捧住了他一直想要触碰的脸。当他触碰到的那一瞬间他哭的更厉害了,大喊着自己心上人的名字,叫他回来陪陪自己。

The bell has rung

我爱的人有着一头深蓝色短发,双耳被发丝遮盖住,亦如他那与纯良外表不符的磅礴野心。他的眸子是这世间最纯净的大海,干净的如海浪因光线折射出来的蔚蓝般纯粹,可那瞳色却如平静海面下的危机四伏光线难以进入的郁郁深海。

他有着世间最美好的面庞与纤细却又不显得孱弱的身躯,让众人忍不住因他容貌靠近,然后用那带有极具诱惑信号的嗓音,一步一步将猎物肢解并吞入腹中。

可他伪装的,不,不能说得上是伪装,那是自然形成的保护色,那纯净,温柔,充满少年生机勃勃的保护色,让所有人都掉以轻心。

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底下到底藏匿了多少疯狂的念头,隐藏了多少具白花花的骸骨。

深红短发的大学生在纸上写下这段后就放下笔站起来关闭了在旁闪亮的台灯,转身​走向紧锁的窗户前,撩开厚重的窗帘布,勾唇一笑。

“故事开始了。”​​

余音缭绕在寂静且空荡的房间里,房间内古老的挂钟拖着老旧的身躯,发出咔吱咔吱的细响,咚咚地发出了悠久的十二次。



(人设现在还不想发出来,要不评论来个无奖竞猜猜猜这两人和yygq其他人的设定吧(?)

速摸张花老师